商业互吹部部长 is a user on mao.daizhige.org. You can follow them or interact with them if you have an account anywhere in the fediverse. If you don't, you can sign up here.

商业互吹部部长 @vv@mao.daizhige.org

老板娘给我发微信说让我继续去上班
呃。。。
我说可以只四五六这三天去吗?
她说可以要不你现在来吧
我说下周开始去吧

已经不在乎能挣几个硬币了
只想着改变自己

丽丽难道放弃这份工作了吗?
希望以后能再遇孙老师和小黄妹妹

十二点半多了
叶姐让我先回去
因为我骑风火轮住的也比较远
丽丽五分钟就能到家

阿仔提出开车送叶姐的时候顺带捎上我
可以把自行车放在他后备箱
并举双手说对已婚已育的人没什么想法
我坚持了一下说我只是想证明我不是弱势群体不需要特别对待
然后就走了

凌晨的马路上行车稀少
静谧又给人松口气的慢节奏的错觉
到家一点多

小崽子尿湿了裤子
换了尿布衣服
洗刷刷睡觉

后悔没加阿仔的微信
兴许去他的炸鸡店兼职比在酒吧陪酒好过一些?
又想起来
他的店要转让了

回到酒吧
孙老师已经和小黄妹妹进入孙老师屡屡失败的境地
叶姐调侃说看吧 熟悉的人才知道彼此的弱点

也许是我们表现的太稀松平常
孙老师和小黄妹妹已经能旁若无人的拥抱在一起
小黄妹妹带孙老师出门的时候
孙老师整个人已经挂在了小黄妹妹身上
也不知道一杯倒是真的
还是因为酒不醉人人自醉
从叶姐的社交手段里得到的信息是
孙老师和小黄妹妹认识十三年了
我感慨说真不容易
很多异性恋都做不到这么长久

叶姐兴许是喝多了
孙老师她们还没走远就问我们什么时候看出来她们是的
丽丽和我说年轻人勇敢的选择自己的方式很难得啊
我又开始变成孙老师的吹手
从头发丝儿夸到脚底跟
阿仔调侃说对啊年轻人都很赞啊

我切了一声说你别装老了
让我这个老阿姨情何以堪

叶姐跟我和丽丽说了一些服务事宜以后
问我和丽丽来这儿的初衷
丽丽说因为经济条件不好
想买房子
我也点头
叶姐说可以理解

买烟回来的路上了解到阿仔是一个炸鸡店的老板
90年的 最近在考虑把店转让
他让我回去跟家里好好商量
说我有走出舒适区的想法很好
但是酒吧文化一般家里人很难接受
虽然他没结婚但是很理解中国家庭的传统
又说如果他结婚了肯定不会再来酒吧

我笑称出双入对岂不是羡煞旁人
他说老婆是要藏起来自己看的

我说叶姐这儿地方不大 丽丽业务能力比我强
大概明天我不会过来了
阿仔说但是对于我来说更愿意跟你聊聊天
丽丽太事故了反而让我觉得有距离

又一次阿仔让我有了台阶
忽然觉得这次遇见的都是有趣的人

他把空烟盒拿给我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
南京的炫赫门
然后说你在这儿稍等一下马上回来
下过雨的夜晚并不凉快
除了浓重的潮湿便是闷热的氤氲感

身后传来脚步声
原来是阿仔追出来了
我说诶你等着就行了
他说想出来透透气

路上聊了一下他跟叶姐认识多久了
然后很真诚的感谢他好几次给我台阶下
他说没什么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
没必要互相刁难
然后对我说这个工作的环境基本就是这样了
大部分人会很有礼貌
但偶尔也会有喝醉闹事的人
会让服务员陪酒
问我心里建设做好了么

门外黑白配的一对
黑体恤的男生进屋跟孙老师说先走了
孙老师回头跟白体恤的小男生打了招呼

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他们结伴而行是为了掩人耳目

孙老师和叶姐阿仔轮番决斗以后
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丽丽和叶姐鼓动安静的小黄妹妹跟孙老师玩
并对我解释说吹牛这个玩法就是心理战
不认识的人玩几次就熟悉了
很好的社交方式

阿仔的烟抽没了
已经快十二点
隔壁超市关门了
要去远一点的
我请缨说我去
阿仔说先把钱用微信转你
我说不着急买回来再给吧但是你能告诉我你抽的什么烟吗?(为了钱我竟然不觉得讨厌烟味了,婊)

从摇色子到点烟
这两三个小时里
阿仔的行事都滴水不漏
既不会让笨手笨脚的我尴尬又会自嘲的说他自己是个有很多怪癖的人
我暗想情商高真的是神技能

丽丽大概想争取这份工作
特别卖力的跟孙老师推销酒
孙老师说她酒量不好一瓶倒
丽丽转而问小黄妹妹需要喝什么
小黄妹妹开金口说喝白开水
丽丽照旧乐呵呵的去倒水
我开始明白明天我不用来上班了
转而不再用服务员的心态待在这儿
而是用泡吧的身份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
心态调整了
与丽丽之间没有了利益冲突
也就没有丝毫敌意
很诚恳的夸丽丽能干

叶姐问漂亮妹子怎么称呼
漂亮妹子说叫我小黄妹妹
并且坚定说必须这四个字一起叫
叶姐电话响了一下就接了
是另外一个应聘兼职的
我搬了四箱啤酒后又把果汁的快递拆了摆好
没多久进来一个小眼睛戴眼镜的女生
粉红印花雪纺连衣裙
简单打招呼以后叶姐问了她一些事
她叫丽丽
她以前经常泡吧 所以一上来就跟孙老师阿仔一起玩色子
并且进退得当
做错事了会马上认错并保证不会有下次
颠覆了我觉得她是学霸的想法
阿仔说要休息一下,让孙老师和丽丽玩
叶姐说Linda 你不要干坐着
要敬阿仔酒 给他点烟 这是基本的职业素养
饶是我来之前做过很多心理建设
还是有点笨手笨脚
阿仔在我找打火机的那一刻马上对我说不用了我习惯自己来,不要介意
我真诚的对他说谢谢你给我台阶下

阿仔很绅士的说
你替我报点
错了我算我的我喝
我只好瞎报数字
孙老师本就高明
几次下来几乎没喝什么
阿仔有点懊恼的说Linda 你是不是因为崇拜孙老师故意坑我?
我实在无语坚持不要报数了
这时门外那个长的好看的妹子进屋了
问叶姐要花露水
孙老师和阿仔互猜的时候
我朝外望了望
最开始那个有精致妆容的女生不在了
剩下黑白配的两个男生
漂亮妹子很安静的坐在阿仔和孙老师中间
我一下明白过来
这是一对百合一对基

也许是我太明目张胆的夸孙老师酷
漂亮妹子很娇羞的靠了一下孙老师
我更加了然了
孙老师段位果然高
这是拿我当枪使了?
也或者是我多心了
一个已婚妇女又丑又胖不存在威胁
我开始有意不再跟孙老师有互动
转而花痴的开始追着漂亮妹子问她发色是什么染了几次成功的有没有挑染?

大概是我表现的太明显
一直盯着孙老师看
平胸 长胳膊长腿 小麦色皮肤
阿仔开玩笑说孙老师已经俘获了一个粉丝
孙老师看着我说想玩吗?我可以教你
我连忙摆手说不要不要
脑子里一边猜她是个T一边想我玩的话
等下把色子摇的撒的满地都是
撅着屁股捡色子这么尴尬的事我才不干
阿仔温和的说没关系
反正都是玩
我们两个教你
我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上

外面桌子上的五个人开始放下色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雪纺连衣裙的漂亮妹子什么都没点 白开水也不喝
叶姐端着她的酒杯走出去
邀请酷毙了的那个女生进屋
说要跟她玩色子
一决高下
老套路
问了一下怎么称呼她
曰:孙老师
叶姐说叫老师太严肃了有没有别的称呼
说:外号松江萧敬腾
叶姐:简单点的??
答:萧敬腾 (这是跟雨神过不去了2333)
几个回合以后叶姐照旧退出来让阿仔和孙老师斗法
他们的玩法叫吹牛
就是猜点数
我被孙老师的气场震的一下子精神起来
兴致勃勃的看他们玩

叶姐跟他介绍说我是新来试工的
叫Linda (亲娘啊我还是喜欢素素叫我薇薇安)
他叫阿仔
我对他礼貌的点头笑笑
他也点头示意
叶姐轻车熟路的递给他黄啤并拿过色子跟他玩
几个回合下来叶姐连连求饶
直夸阿仔厉害
(也许是为了生意故意输的)
阿仔客气的回叶姐太谦虚了

看来是特别熟的熟客了
叶姐不露声色的做事风格着实让我佩服
(这时我有点瞌睡了 白天的工作午休因为回家换裤子没睡觉)

回屋后
老板娘给我看她的酒单
先是整瓶整罐的价钱
最贵的880
最便宜的也有560
然后是鸡尾酒
鸡尾酒几十到一百多不等
还有简单的鸡尾酒配方
这时门外停了一辆车
下来一个戴帽子的年轻人
径直走进屋里
跟老板娘打招呼叫:叶姐

进屋后老板娘让我帮她把昨晚客人喝空的啤酒罐捏扁然后放在固定位置等人回收
这个活我很喜欢 又好玩又可以减压
噼里啪啦的

等我弄好了
外面的桌子上又来了两个人
一个有很酷发型的人
Ta 的发型是两侧剃平 中间往后梳扎了一个小揪揪
同样瘦高 但没之前的高中女声白皙
应该在二十五岁左右

她旁边的女生穿的雪纺裙 长的很漂亮
看上去很乖 又有几分俏皮

雨棚会漏几滴雨水在桌子上,我去擦桌子的时候问他们需要喝什么
很酷发型的人回答说一杯黑啤
好的 请您稍等 (听声音我知道她是女生了)
她在我擦桌子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有伞吗?你可以站在这里给我撑伞吗?
单眼皮狭长的眼睛平静的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说我去里面拿伞
她马上笑了说开玩笑的别介意
我心说,艹,作为一个经常在网上讲黄段子的已婚妇女,被调戏了

这时门外桌子旁的白t 小男生的朋友来了
说他是小男生是因为个头一般,穿着学生样
并且声音温柔
来了他一男一女两个朋友
男的穿的黑体恤
女的长发 化了精致的妆

我再次从里面出来邀请他们进屋
但又被拒绝了
但长发的女生说让老板娘出来一下
老板娘出去后给她们点了单

两倍黑啤和一杯莫吉托

我表面端庄的送到桌子上
就进屋去了
老板娘让把门打开
外面的客人可以吹到空调
但又小声说为什么他们不肯进来呢

三个高中生从七点呆到大概九点多的时候
门外的桌子上坐了一个穿白T的男生
闷热了一整天开始下起来阵雨
老板娘让我出去叫他进来等人
我用了我觉得很大方的声音邀请他进来,他说在等人,一会儿就走。
回复老板娘他的话以后,老板娘说我招待客人的声音太轻柔了
要大方得体不能谄媚
高中生跟老板娘聊了一下说暑期工的事就走了
付款的时候其中一个男生用现金和微信凑够了他的单
女生支付宝
另外一个男生出去接电话
老板娘很事故的说外面闷热
不如两位就坐在里面等接电话的男生
原来可以这样不露声色的防跑单啊
后来男生进来买了单三个人一起走了

第一波客人是三个高中生
两男一女
男的是肥宅?!胖乎乎的
女生瘦高,肤白貌美
男生点了血腥玛丽和莫吉托
女生是夏日樱果(记不清了。。)
三个人玩了快两个小时的色子
我做了一些擦桌子摆放果汁的基础动作以后
老板娘让我坐在那里看他们玩
私以为两个男生都追不到女生。。。
女生来也只是为了泡吧。。。
期间老板娘有意无意的推销酒
可毕竟是高中生经济不独立
最后老板娘换乘了请他们每人一小杯威士忌
跟盅子一样大的厚底高脚玻璃杯

因为没有经验
很多事都反应迟钝
比如她让我拿抽屉里的果汁
不熟悉摆放位置就得就着酒吧里五光十色的灯光找很久
因为日常交流惯用汉语老板娘说了一个loading 我半天才反应过来
表情僵硬和反应慢半拍
专业素养一眼可辨

昨晚去一个小酒吧试工服务员

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台湾离异女性
说要试工三天
晚上七点到十二点
每周一到周六都要去
周日休息

通过试用则按月结算工资
底薪一千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