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uloo is a user on mao.daizhige.org. You can follow them or interact with them if you have an account anywhere in the fediverse. If you don't, you can sign up here.

susuloo @susuloo@mao.daizhige.org

对于猫瘾巨大的难以控制的人来说,《岩合光昭-猫步走世界》系列的确是选择中最精良的选择~镜头里主线的大橘,如果刨去背后蜗牛壳一样的螺旋花纹,从前面看简直和尊爷一毛一样~其他各种性格的猫咪和旁边温柔的解说,让眼睛和耳朵都得到了双重的无上享受(吸猫无止境)

早上突然抽风耍赖了一会儿抱住尊爷的脚丫子起腻……尊爷因为尿急逮着我的脑袋一顿暴打……然后他急吼吼的上厕所去了……我……(我觉得还能抢救几十秒钟)

@4423NULL 随便搜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还这么丰富……吓了一小跳~

@4423NULL 微博出处在第一张~这里图片不全,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微博看看~挺好玩~

晚安

今天给尊爷看‘手相’,结果说他的性格是喜欢互动、亲人、容易被撩的阳光类型……(没有一条相符啊)

和猫同床共枕各种姿势……尊爷经常是第二种,睡醒了会变第七……

连续的醉生梦死,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把昼伏夜出的生活状态;几乎是醒了喝喝了醉醉了睡.....储备了够吃半个月的食物被肆无忌惮的干掉...第一个自由自在的辞旧迎新,过得无比放纵快活,甚至连时间都不存在了...这让生活自律到近乎严苛的尊爷的愤怒值不断累积,每天的脸色都在以N的平方迅速变暗,并且对我的无政府主义和无厘头玩笑抱以暴风骤雨的老拳和牙齿。
于是顶着满手的累累伤痕,强迫自己今日六点准时起床准备尊爷喜欢的罐头,但脑袋依旧是混沌不堪。
可是......真他喵的开心啊~~😂 真是一个欢欣的开始。😘

susuloo boosted
susuloo boosted

祝喵站喵友们2018年身体康健,平安喜乐,顺心如意。
(图源:小林漫画)

电视上刚刚滚动播放了祖国各地的风景和大好河山,配乐是《我爱你 中国》;脑海里瞬间闪过景象无数;不管发生了多少令人唏嘘的事,但历史的进程始终不变;此时此刻,只想感谢每一个平凡的你我,个人微小的努力不仅成就了自己,也铸成了整个国家;在这个空间里的所有朋友,感谢你们的辛苦付出,每个你们的点滴努力,成全了我们所有的幸福;今天,请为你们自己喝彩鼓掌,为你们心爱的家人喝彩鼓掌,为你们真挚的朋友喝彩鼓掌,感谢你们,爱你们,爱生活,过年好。

提前干掉了年夜饭,磕着瓜子剥着橘子切着苹果准备消遣~

在一个自己满意的梦境中醒来,尊爷已经压麻了我的小腿;周围还是那么安静,仿佛世界已经留下我独自一人,没有时间压迫,不必经营关系,去他的人生计划,一切都可以暂时停止,真好。
今天开始过年,一个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假期。

……尊爷和往常一样困得很早,在我摆弄电脑的时候,他将手脚并拢收起,乖巧的打盹儿。
周围很安静,中午买了菜回家的时候,街道两旁的店铺几乎就已经空无一人。
辛苦了一年的人们,此刻也许依旧坚守岗位,也许已经和家人团聚,也许行色匆匆,还在路上。
外面连往日喧嚣的汽车喇叭的鸣笛声也不见了,安静的仿佛沉入了海底;风越来越大,或许吹散了云,明日就是晴空万里。
有期待才有希望。
晚安。

下午气象台发布了大风预警,街上也逐渐人烟稀少,空气甚至都开始安静下来;打开被宣传鼓动买了的朗姆酒巧克力,没想到口感意外的好……酒味浓烈,打开包装就能扑鼻而来的气息一下子就抓住了大脑中对美食的记忆唤醒;并且巧克力是大量纯黑占比,含其他成分极少,也不像国产酒心巧克力在酒与巧克力糖衣之间还要有一层糖壳媒介,因此口味直接且亲切,入喉香醇舒适,与今日的宁静太相配了。

尊爷还在幼年时期就非常挑食,但当时条件有限,为了避免他会因为长时间饥饿引发疾病,只好像所有哄骗小孩子的手段一样,用类似诱惑零食的妙鲜包抵挡;导致成年以后,他对妙包的喜爱就像成年人无法放弃的薯片爆米花一样无法放弃;眼看新年将至,就干脆给他一些宽松和纵容,今天开了一个妙包,果然,三分钟不到,就一扫光了。

晚安
尊爷的表情总是略带忧郁,以至于很多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很可爱。
其实他骨子里是傲娇的少爷,狂谑的野兽,警觉的侦探,敏锐的雷达。
他情感丰富,好恶鲜明,对爱的诠释含蓄而深沉。
还有,狡猾的伪装者。

susuloo boosted

记录一下吧,昨天晚上从家里溜出来,带着小橘猫去宠物医院看腿。医生在给他拍片的时候,三四个男医生压着他,大概是伤口被弄到痛然后加上陌生的环境,它叫声很吓人,搞得医院的狗都在叫,然后出来的男医生衣服上都弄了血(小橘猫),得出来的结论是伤口几乎全部撕裂,被脏东西感染了,打了麻醉,做了算是(小手术?)因为是流浪猫,我就算把他带回去也没法照顾它(本身家里不允许养),医生建议住在医院,进行后续的治疗,医生人很好啊,给我压了住院及后续治疗的价格。我交了5天的费用。医生说他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是真的被别的猫欺负的很惨啊。和院长商量了一下,希望在他好了之后帮着找个领养。
有时候在想,小橘的运气其实还是蛮好的遇到了我,肯带着他去治疗,不然他可能伤口感染瘸一辈子。
但是又想想他运气也不是很好,要不是因为我喂猫粮,他发现了这里有吃的,常住这里,也不会被三花欺负成瘸腿。
换句话讲,他运气要是再好一点,碰见的喂猫粮的人是能收养的人,这就完美了。
另外,猫站有温州瑞安的朋友吗,能不能看看身边有没有想要领养猫的朋友。考虑考虑小橘啊,这个孩子很乖的。

今天实在是两重天,超市人声鼎沸,家里安逸巴适……如果不是为了去买点烧烤用的孜然,打死我连一步都不想动……
结果令我目瞪口呆。
平时超市摆放调料的摊位被熊孩子又抓又掀翻的乱七八糟;理货员熟视无睹的站在一旁分装已经稀碎的干木耳,任我喊破嗓子也丝毫不为所动;最后淡定的一指那堆废墟,让我自力更生,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得悻悻而归。
准备明日一早去三条路以外的老菜市场碰碰运气……回到家打开门,屏幕上传来德军闪击塞瓦斯托波尔一片狼藉的解说……和刚才混乱的场面还挺相得益彰。
过年如过关,以小见大,此言非虚。

晚安
尊爷明明已经三岁了,可还跟小孩子一样,每天晚上睡前他还保留着一套奇怪的程序:在小范围内转圈和嚎叫,呜呜啦啦的持续好一阵子,然后跳上床转好几个圈,反复踩踏看中的一小块地方的被子,确定满意之后再哼唧一阵,才一边转圈一边慢慢卧下,总感觉像吃奶的婴儿闹瞌睡之前的那种……今天他困的一直眨眼,不过还是保持着这种程序的进行……

糍粑
对相对偏北方城市来说,想吃些地道南方美食,即使现在也还是颇有局限;除了食材的特殊性和制作方式的限制,还有文化上的些微差异;多年之前,母亲担心孩童时期的我,会因为贪食糯米制品而导致肠胃失调,因而对我酷爱的糍粑总是加以限制,事实上那个供应不足的时代,也不可能出现过剩;现在整个城市,也要跑出三条街才能买到;老板是汉口人,在此地已生活了十年,打出的糍粑黏性极好,烹饪极为简单,或炸或烤,风味别致;且不论炸烤,都无需猛火大油,只要小火慢烘,不多时温暖的香气就会随着米块的膨胀发散开来,几分钟即可;撒些白糖,就成为可口美食,即使今日,我依旧能面不改色的吞下半斤,美食总无界限,无论相隔多少距离。